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投资|文化|书画|紫砂|城市|韩流

注册登录

晚晴最著名的北方金矿 俄国人眼中的“远东旧金山

作者:向东向北

黑龙江省呼玛县,因其境内有一条呼玛河而得名,又称“呼玛尔”或“库马尔”,是达斡尔语,系“高山峡谷不见阳光的急流”之意,位于大兴安岭北麓,黑龙江上游西南岸,与俄罗斯隔江相望

黑龙江省呼玛县,因其境内有一条呼玛河而得名,又称“呼玛尔”或“库马尔”,是达斡尔语,系“高山峡谷不见阳光的急流”之意,位于大兴安岭北麓,黑龙江上游西南岸,与俄罗斯隔江相望。这里盛产黄金,呼玛的采金史距今已有一百三十多年,自古就有“黑水镶嵌,黄金铺路”之称,如今它的地下依然蕴藏着相当可观的黄金矿脉。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躺在金山上的地方,今天却没有借助它独有的矿藏,让呼玛成为淘金者的乐土“中国的旧金山”,而是视金钱如粪土,过起了“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农耕鱼火的日子,享受起了安贫乐道的田园生活,不禁有些让人颇感意外。

在光绪初年的某天,一个鄂伦春人正在广袤的大兴安岭的密林深处,面带忧伤的穿行着,他时而走走停停,时而四处张望,像是在寻找着什么,而他并不是在狩猎,原来他正在为他刚刚死去的猎马寻找一个理想的墓地。众所周知,鄂伦春人以狩猎为生,历来视他们的猎马与猎犬是最忠实的伙伴,但是他走了很久,找了好多地方,都始终没有找到一个能让他满意的安息地。当他走到额木尔河支流的一个河谷的时候,他看到这里林木苍翠,依山傍水,于是他决定在这里为他最忠实的朋友掘一个墓穴,把它安葬在这儿。然而他只是挖了几下,便看到土坑里有很多金色的东西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于是一个惊天的秘密就此被发现了,呼玛尔挖到了一座金山。

晚晴最著名的北方金矿 俄国人眼中的“远东旧金山

呼玛江堤

在呼玛尔发现金矿的时候,美国的旧金山已经成为世界淘金热的中心,所有怀揣着黄金梦的人们纷纷涌向加利福尼亚,并且也都幻想着能在世界上更多的地方,寻找到更多的金矿和发财的机会。所以当呼玛发现金矿的消息不胫而走的时候,很快就引起了一个近水楼台的俄国人谢列特金的注意,他马上邀请了一个探矿师,悄悄地潜入中国,偷偷地来到这个被当地人称为老沟的河谷勘察。他们发现清澈的河水下面闪烁着美丽而金灿灿的光辉,他们立刻下河捞上一把河沙仔细观察,发现河沙中发光的金沫几乎占了一半,这两个贪婪的俄国人先是非常震惊,马上又欣喜若狂,立刻回去纠集了一伙人,急不可耐的越过黑龙江到老沟来盗采黄金。发现金矿的老沟位于现在的漠河一带,当时还属于呼玛县管理,八十年代以后才成立的漠河县。由于光绪初年时漠河地处边塞,交通险阻,又无兵驻守,所以,当以谢列特金为首的盗匪们大肆盗采黄金的时候,清朝政府别说对偷盗的事毫无察觉,就连发现金矿的事也是一无所知。直到后来参与盗采的人越来越多,才慢慢引起了黑龙江地方官员注意,并上报了朝廷,于是清政府便派官员加以制止,派兵驱逐盗匪。虽然是亡羊补牢,但是仅仅两年多的时间,被盗采的黄金就达到二十二万两之多,可见当时老沟金矿的黄金储量之大。虽然清政府开始出面治理,但是由于距离发现金矿已经是两年以后的事了,盗匪们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并且还有了自己的武装,加上俄国政府对于过界盗采敷衍了事,清政府又因国力孱弱并不能大力征缴,所以在以后的几年时间里对于流寇一样的盗匪,一直是不能完全根除。直到一八八七年清廷委派李金镛筹办国有金矿以后,沙俄盗匪们苦心经营的黄金梦才算是被彻底粉碎了。

晚晴最著名的北方金矿 俄国人眼中的“远东旧金山

李金镛塑像

李金镛为人正直豪爽,而且具有强烈的民族气节,江苏无锡人。试想,一个南方人,在此苦寒之地为官并身受重任,不仅要适应南北差异的气候环境,还要面对狡诈贪婪的沙俄政府,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相传,一次李知府在宴请沙俄的边防官员时,故意把一个将要处决的死刑犯扮成侍者,穿着清朝官员的制服,正当双方官员言谈正欢的时候,李借故指责侍者伺候不够周全,于是当着沙俄官员的面,推出去就给斩了。沙俄官员见状惊出一身冷汗,忙问:“被杀者官居几品”?李金镛回答“七品官”,俄方官员听后面面相觑,暗想:一个七品官,说杀就杀,这个人真是不好对付。不禁对李金镛心生畏惧,饭都没敢吃便走了,过后还给他起了个绰号“一只虎”(谐音就是李知府)。李金镛为官清廉,兢兢业业又善于管理,非常注重改善矿工的生活和工作条件,不断调动采金工人的积极性,盛产时矿工每天可采沙金一二斤,而且采金量还在不断的增加,不出几年呼玛一带就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大量的黄金源源不断的流向清廷。传说,一次慈禧太后在收到从老沟进贡来的一批黄金后,龙颜大悦,于是当即册封老沟为“胭脂沟”,意思是老沟是供她买胭脂钱的来源地,因此,老沟又名“胭脂沟”。后来李金镛终因积劳成疾死于任上,他创办的漠河金矿总局开启了中国官办金厂的先例,人们为了纪念他,在老沟二道盘查建置了一个“李知府祠堂”,并尊其为“金圣”。

晚晴最著名的北方金矿 俄国人眼中的“远东旧金山

呼玛博物馆

十九世纪末,随着采金业的不断繁荣壮大,在乎吗汇集了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数万人口,有中国人、俄国人、朝鲜人、日本人、德国、美国……这些人的成份也极其复杂,有矿工、逃犯、商人、军人、传教士,还有地痞无赖,无业游民,他们彼此之间互不信任,各自为政,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发财。逐渐的,在金矿周围形成很多村镇,并修建了旅馆、浴池、酒楼、茶肆、赌场妓院等娱乐场所。这些疯狂的金客们也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都是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将淘金挣来的的钱又都挥霍在了花天酒地上面。在当时,仅金山镇一处就有日本人开的妓院二十六家,可见呼玛曾经的繁荣与疯狂程度。后来在呼玛又陆续发现了很多大储量的金沟,高丽甸子,南娘娘沟,瓦西里沟,兴隆沟,交布列邪沟等五处金沟一字排开,年产黄金二万多两,至二十世纪末开采已有八十余年,大有百代不衰之势,为呼玛的经济繁荣做出了辉煌的贡献,被俄国人称为“阿穆尔的加利福尼亚”“远东的旧金山”。但是,呼玛尔终究没能成为旧金山,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渐渐感受到采金业所带来的恶果。曾经清澈见底的呼玛河变得浑浊,树木繁茂的山坡慢慢变得荒芜,美丽的大兴安岭正在被人们的贪婪所一点点蚕食,青山绿水的家园似乎也只存在于遥远的记忆当中。

晚晴最著名的北方金矿 俄国人眼中的“远东旧金山

呼玛博物馆

最终,呼玛人清醒的意识到,即使有再多的金山银山,也终究会有被挖空的那一天,而青山绿水的家园却不可复制,美丽富饶的大兴安岭也不会再生,与其留给子孙后代无数的金银,倒不如留给后人一个美丽的家园。于是决定从2003年起全面停止金矿开采,恢复一百多年以来被采金所破坏的山林,植被,修复孕育了一代又一代呼玛人的呼玛河的自然生态。如今的呼玛,虽然没有高楼林立的街道,但却拥有让人心醉的空气;虽然没有繁华璀璨的CBD,但却拥有蓝的令人发指的天空,正当我们在刺鼻的雾霾里苦苦挣扎的时候,呼玛人却在黑龙江畔悠闲地漫步健身。

晚晴最著名的北方金矿 俄国人眼中的“远东旧金山

黑龙江

没有一种繁荣会长盛不衰,当呼玛尔走过曾经的繁华与辉煌,慢慢归于了平淡,才会觉得这平凡,却需要的是安贫乐道的勇气。昔日热火朝天的采金场景远去了,机器的喧嚣也随着岁月的流逝悄然无声,曾经荒芜的矿山又见沙鸥云集林木葱郁。割舍了金山,但金山上的风景却变得更有韵味。我想,不需很久,压抑在城市里的人们就会嫉羡呼玛的这片花园乐土,一定会不顾跋涉之苦,也要来感受,来品味这高山峡谷之下急流的清纯。(图文/向东向北)

以上内容为X旅行版权稿件,转载请标明来源X旅行。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当前位置:旅游 > X旅行 > X旅行-X档案 > 正文
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华网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