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事 | 汽车 | 游戏 | 科技 | 旅游 | 经济 | 娱乐 | 教育 | 投资 | 文化 | 书画 | 公益 | 城市 | 社区 | 拍客 | 视频 | 好医生 | 海外购

注册登录

爱尔兰西部:Trevor大叔的小木屋

作者:墙头马上

下午六点,向窗外看去,经历了雨水和冰雹的的山野,再次被阳光拥抱。西边的光芒刺破云层的阴霾,绚烂而又刺眼。郁郁葱葱的原野,上一秒是冬天的阴冷,下一秒是夏日的娇艳。西部乡野的天气,弥散着北大西洋的水汽带来的诡异

下午六点,向窗外看去,经历了雨水和冰雹的的山野,再次被阳光拥抱。西边的光芒刺破云层的阴霾,绚烂而又刺眼。郁郁葱葱的原野,上一秒是冬天的阴冷,下一秒是夏日的娇艳。西部乡野的天气,弥散着北大西洋的水汽带来的诡异。云朵的漂浮变换,彷佛前世的咒语,在女巫喃喃声中被解读为恩雅的悠远,和神秘园的空灵。

爱尔兰西部:Trevor大叔的小木屋

这是我第一次做沙发客的经历。多年后回想过往,在许多国家都做过沙发客,但印象最深的还是第一次。Firstisthebest,此言不虚。

刚到爱尔兰时候,在位于东海岸的首都Dublin住了一段,异国的确给人带来新鲜感,但是熟悉了都市的生活之后,更加向往爱尔兰西部更为原始、传统并且充满神秘传说的原野。当我在沙发客网站上寻找西部Galway郡的沙发客时,一眼就注意到了这个叫Trevor的独特老人,他是搜索结果的第一个,也是Galway接待沙发客最多的沙发主。他回复我说:我这里不是在小镇上,甚至不是在村子里。我只是在原野里建了一个自己的房子。不过如果你想要体验荒野的话,我这里是个好的选择。

爱尔兰西部:Trevor大叔的小木屋

坐了上Dublin到Galway的灰狗巴士,晃晃悠悠几个小时后到了Loughrea小镇。Trevor大叔开车把我从小镇上接到了他在一个叫Castledaly小村的木屋别墅里。小木屋和别的村民家并不接近,而是孤零零的建在一处原野的丛林中。这个两层的别墅是他花了三年时间自己打造的,建成后连后他的农园,完全实现了食物、能源和材料的自给自足。除了汽车用的石油,他的一切生活所需都由自己的庄园和这个小房子来满足。

在这个荒野深处的小木屋里,我和曾经在英国皇家海军服役的Trevor大叔干杯,一饮而尽他自酿的啤酒。顿时流浪的情绪充斥着脑海,孤身独行的我,并不知道在《达摩流浪者》中雷蒙是如何碰上了贾菲,而克鲁亚克是怎样向寒山子悟禅。可我知道喧嚣的都市里,有着朝九晚五的按部就班,有着电脑和网络输出的心神不宁。晦暗的天空遮蔽了星光熠熠的天空,还有人们的心灵。于是我们逃离城市,一路向西,一头扎入深山里,投入这沸腾的生命。在这里依稀可以看到许多似曾相识的场景。就在多年前,小男孩和小女孩,肩并肩的坐在屋前的草地上,一起数着满天的繁星。花园里的木马和秋千,彷佛泛黄的老照片,让人恍惚时间的停滞。乡间的小路上,穿着百褶裙的红发少女走过,路边尽是一望无际的三叶草和百合花。

爱尔兰西部:Trevor大叔的小木屋

在这样的环境里,Trevor的自己自住的木屋,用童话色彩再次为生活上色。他有自制的蛋糕和馅饼,有自酿的啤酒,自种的蔬菜,再加上风力发电和雨水过滤,Trevor在这个自建的小木屋里俨然是个自给自足的王国的主人。

天色渐渐入夜,我和他的谈话却没有结束。他告诉我,他年轻时当过海军,但是厌恶战争。在海军造访巴西时,他多次想离开军舰,在南美的沙滩上享受生活。在六七十年代,他热心于反战和反核运动,一如那时的摇滚乐和垮掉的一代。后来他来到这片土地,投身劳作。现在他热爱动物,是个素食者。养着三只狗,每周末到海边和一只海豚游泳。听着唱片和磁带,阅读着托尔斯泰和甘地,并帮着所有能够给予帮助的人。回溯起过往经历,好似黑胶唱片中乐曲的流动,声音里有着柏拉图的理想国,和莫尔的乌托邦。

爱尔兰西部:Trevor大叔的小木屋

理想主义想来绚丽却并非触手可及。世事的艰辛,往往就像与浮士德交换的魔鬼,一去不返的带走了我们的想象力和勇气。人生一直在估算着所失所得的路上越走越远,却带不走一片当年梦想的云彩。然而Trevor却用几年的实践,写下了梦想照进现实的篇章。他不信仰宗教,但是却信仰compassion,这便他的精神动力。在这个天主教的国度,作为无神论者的Trevor同样的坚守者自己心灵的阵地。“ThekingdomofGodiswithinyou。”这位老兵用英格兰中部口音慢慢说出了托尔斯泰的文字。

并未曾进入象牙塔的Trevor,却把这座小屋办成了一所学校。他热心的接待世界各地的沙发客们,带他们参观自己的木屋和农园。他每周都带沙发客们和他一起去Galway海边的一个小海湾里和他熟悉的那只海豚一起游泳。

爱尔兰西部:Trevor大叔的小木屋

仅仅在这里住了两天,Trevor就用他在原野中的实践经历,让我感受到人与自然的和睦,学会自给自足的劳作。正是这样热心、博爱与达观的人,得以帮助我们体验生命中无限的可能,重温儿时曾经的梦想。Trevor大叔的木屋,是一个改造世界者,更是一个拥抱世界的人。他在林中的建设,不是梭罗在瓦尔登湖边的超验主义,也不是顾城在激流岛的与世隔绝。独自居住并不意味着心灵城堡的封闭,而是一种生活的体验,是对自然的敬畏,是对生命的热爱,是对宇宙的感知。即使现实世界中没有上帝的庇护,我们依然可以保持内心的宁静。

爱尔兰西部:Trevor大叔的小木屋

小木屋并不遥远,路程也只是理想与现实的距离。而它所点燃的勇气,足以让我们在仰望天空时相信心底那些梦的存在。我犹记得刚到小木屋的第一个夜晚,我一个人住在二楼空旷的房间中,透过窗外能看到山林的夜空。那晚夜色彷佛文森特.梵高的那幅《星月夜》的画作,迷幻且真切。卡夫卡渴望一扇看得见风景的窗,昆德拉则说生活在别处。我们一直在匆匆赶路,一直在左顾右盼,却往往忘了倾听内心深处,忘记了抬头仰望天空。那时候我想,我不知道有朝一日能实现有童年梦想,但我一定会带自己未来的孩子来到原野的小屋,把当时在那里听到的BobDylan的歌给他听:“May you build a ladder to the stars.And climb on every rung,May you stay forever young.”

以上内容为X旅行版权稿件,转载请标明来源X旅行。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当前位置:旅游 > X旅行 > X旅行-X档案 > 正文
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华网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