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教育|投资|文化|书画|公益|城市|社区|拍客|视频|好医生|海外购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尼泊尔色彩斑斓洒红节 上帝也为之疯狂

武阿哥 2017-03-14 15:55:27

尼泊尔有着悠久的历史与文化,印度教及佛教的庙宇多不胜数,几乎每年花三分之一的时间,来庆祝和满足千百位神灵、魔鬼、妖怪和自家祖先的要求。修行在尼泊尔是种普遍的生活方式,无论是装扮怪异神秘的苦行僧,还是一般的普通百姓,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修行,在这个神奇的佛的国度里,修行是永恒的定律。

如果说上帝为了让世界缤纷,创造了不同的颜色,那么尼泊尔人民为了让生活幸福快乐,创造了一个色彩盛宴的“洒红节”。世界上不同肤色的人们高举双手,疯狂的摇摆着身体,陶醉在节日的气氛里。于是上帝也为之疯狂了……

尼泊尔洒红节,也叫“胡里节”或“色彩节”,是印度教传统节日。在印度,尼泊尔,苏里南,圭亚那,特立尼达,英国,毛里求斯和斐济等地都是重要节日。

洒红节原是庆祝春天的节日,与创造和复始的行动有关,代表着春分和谷物丰收。按照尼泊尔日历,一年第八个月圆夜到来之日算起,即中国的2月下旬至3月上中旬。在洒红节期间,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寻常百姓,载歌载舞,尽情地用五彩缤纷的颜色装扮起来,迎接春天的到来。

作为最古老的印度教节日之一的洒红节,距今已有530多年的历史。各式各样的辅证资料,被发现于古代庙宇的墙壁浮雕中。在韦扎亚纳噶首府的一座庙宇里,一件16世纪的雕刻,描述了“胡里节”的欢乐情景:国王夫妇与国民同乐,互相泼洒五色粉末以及载歌载舞的画面……

关于洒红节的起源,有一个古老的传说,源于印度的著名史诗《摩诃婆罗多》,人们认为这是最有权威性的说法。

古代有一个国王希兰卡亚西普生性残暴,强迫臣民尊他为神,而小王子普拉拉德却依然坚持对“毗湿奴”的信仰。于是国王大怒,让其不怕火烧的公主胡里,抱着王子跳入大火之中,准备把王子烧死。然而事与愿违,胡里被烧成灰烬,普拉拉德却因为“毗湿奴”的保护安然无恙。当王子走出火堆时,人们向王子抛洒七色彩粉,表达对善良的赞颂和对邪恶的憎恨。并把每年印历12月的望日,定为洒红节。

每年的这个节日,参加庆典活动的人们追逐打闹,开玩笑的向彼此身上泼洒五颜六色的颜料和粉末。同时,洒红节的活动还包括点篝火“焚烧胡里”等等。在尼泊尔,庆典的开始是竖竹竿仪式。节日为期一周,人们互相抛洒彩粉,投掷水球。第八天时,人们将竹竿烧掉,节日结束。

在尼泊尔的个别地区还要举行“击棍洒红节”,也是属于毗湿奴的节日。与洒红节所不同的是,除了庆祝以外,还要举行一个女人打男人的活动。女打男很有讲究,既不是明显的假打,也不能让挨打的人身受伤。许多时候,几名女性会把棍棒集中在同一个“目标”身上,手持盾牌抵御的男人,一开始还高唱歌曲挑逗女人们,并做出夸张的痛苦状,但很快便落荒而逃。

按照当地民众的说法,这项活动不但不会让男人心怀不满,反而有利于家庭和睦。女性聚集在一起,体验一回“当家”的感觉,得以改善心情。在节日庆典中,参与者会畅饮一种令人陶醉的冷饮,其中掺有大麻。当大麻与饮料混合之后,人们的反应千姿百态,有的祈求拥抱,有的大哭,有的狂笑。这种高度的狂欢与狂喜的体验,是缓解压力的好方法。据说,当地的家庭暴力事件要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在印度,庆祝活动的做法也不尽相同。在拉贾斯坦邦,人们则将浸水的衣服拧成一股绳,用来打人。在印度教圣地瓦拉纳西,人们互相洒水、甩泥巴、投牛粪。然后成群结队上街游行,放肆的大声骂人;在广大农村地区,胡里节则更为热闹,有时庆祝时间长达一个多月之久。

现在,洒红节是尼泊尔全年中最盛大的节日,象征着冬天结束,万物复苏的春天已经到来。并且逐渐演变成人们消除误解和怨恨,捐弃前嫌,重归于好的节日。

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洒红节盛大庆祝活动的中央会场,设在杜巴广场。并且有最具声望的歌手,奉献激动人心的演出。

杜巴广场位于市中心,是马拉国王时代和随后的沙阿王朝时代的旧王宫,这里乃囊括了尼泊尔16世纪至19世纪之间的古典建筑。广场上有50多座寺庙和宫殿,从中古世纪修建第一座庙宇开始,就维持原有的建筑形式与风采。后经几代的马拉国王们不断扩建,形成现在的规模。广场及附近的建筑是世界文化遗产。

这一天,加德满都的店铺大多都会关门,大街小巷到处洋溢着欢乐的节日气氛。虽然主会场的庆祝活动是中午12时正式开始,但是当太阳逐渐升起,阳光铺洒在街道上的时候,卖“彩粉”的小商贩已经走上街头,摆有五颜六色彩粉的摊位依次排开。透过小旅馆窗棂望去,年轻人开始忙绿,纷纷在自家屋顶露台布置起来,调试音乐,摆上鲜花,准备塑料水袋和五彩的颜料。

为了应对从未有过的疯狂,心里未免有点小紧张。按照攻略上的提示,参与者要事先准备一件白色T恤和一条不值钱的裤子,穿过后扔掉。拍照的相机用保鲜膜仔细缠绕起来,防止届时罢工。将护照、钱财等贵重物品存放在酒店里,防止丢失,并事先查看行进路线。一切准备就绪后,即可走上街头,买上几种不同的色彩,静静等待狂欢节拉开帷幕。

洒红节的花粉,被称为“古兰”,在中世纪时被用于家庭制作。从一种叫做“特苏”或“帕拉什”的树木上采集花朵,也被称为“森林之焰”。这些花朵颜色呈大红或深桔。从森林中采集并被铺在席子上晒干,接着再放到地上踩成细粉。当这种粉末混合了水后就制成了美丽的藏红色染料。彩色颜料来自于一种天然的彩色云母,并广泛地用于“胡里节”的色彩中。它适宜于皮肤,而不像我们今天所用的化学色料。

上午11点过后,当地人陆续从家中走出,纷纷提着事先装有各种颜色的“彩粉”和“彩水”的袋子。人们见面,不管认识与否,不分年龄性别,也没有贵贱之分和种姓之别,相互“泼红洒绿”,以示吉祥。捉弄人和尽情欢乐是洒红节的精神所在,通常较低种姓的人,将粉和颜料洒向高种姓的人,暂时忘记阶级的差异。

孩子们相互涂抹更是免不了的,他们还会对平时尊敬有加的老人,突然泼洒深红色或者菊黄色的颜料,然后兴奋地手舞足蹈。颜料被洒向半空,街道上成了色彩的海洋。在涂抹颜料和泼洒彩色水的过程中,大家都努力把欢乐送给别人,让幸福浇灌全身。碰巧的话,你还有可能被楼上扔下来的鸡蛋砸中,一路“滴答”黄汤。在如此汹涌的色彩浪潮中,每个行人脸上都画上了“彩妆”,大家的衣服也都变得色彩斑斓。尼泊尔人在这一天捉弄别人时,总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别生气,这是洒红节。

那些涂着彩色脸谱的小青年们,穿上T恤,踏着拖鞋,成群结队从四面八方涌向杜巴广场。这是一场彩色的大“feast”,几乎每个参与者都精心装扮,各种科幻的脸谱,时不时地出现在你面前,不得不佩服尼泊尔人民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随着人群密集,街道上隐约传来“holi、holi、holi”有节奏的回响,这铿锵有力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就好像足球世界杯的旋律一样,群情激昂。我们不禁开始激动,充满未知和好奇,迫切期待狂欢的开始。

12时整,洒红节正式在杜巴广场拉开帷幕。不同于印度的习俗,尼泊尔的洒红节会有特别的竖竹竿仪式。身着美丽纱丽的女人们,端上象征好运的东西,围绕竹竿绕圈祈福。

“疯狂”的洒红节开始了,成千上万的人们开始“沸腾”起来,相互间投掷彩色的粉末表示友好和祝福。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上,无论是当地人还是外国游客,脸上身上都涂抹着五颜六色的粉末。人们随着强劲的音乐跳起欢快的舞蹈,怒放的笑脸,陶醉的表情,挥舞的双手。还不时向空中抛洒红黄色的颜料。犹如一场最疯狂的“色彩聚会”(color party)。

广场前方搭建的小型舞台,在DJ的指挥下,响起节奏明快的音乐。台下的观众们开始尽情挥舞双臂,享受音乐和色彩共鸣的饕餮盛宴。在这里无论是何种肤色,都是七彩的面容,灿烂的微笑。无论是何种心情,都会血脉膨胀,迸发激情。

最疯狂的当属那些来自西方的洋妞们,她们体态火爆、动作十分夸张。灿烂的笑脸、就像是中了大奖,欢乐到了极致。有些还骑在男孩子的脖子上,尖叫、扭动着,欢叫着。合着音乐,摇头晃脑,开心极了……

如果说上帝为了让世界缤纷,创造了不同的颜色,那么尼泊尔人民为了让生活幸福快乐,创造了一个色彩盛宴的“洒红节”。于是,上帝也为之疯狂了。

这时候广场上根本没有陌生人,随便一群人都可能自发的聚在一起跳舞或合影。我想,这或许是洒红节的魅力之一吧。

说实话,国庆期间国内某些景区的人流,绝对算是世界顶级的,但和洒红节时加德满都杜巴广场的人口密集度比,还是只有被秒杀。在广场里走路都很困难,人挨人人挤人举步维艰。

到下午5点左右,随着人流离开广场。加德满都的每条小巷里、每个角落里、每个能有人的地方,都在做着同一件事情,就是相互间泼洒彩色的粉末,表示友好和祝福。到处是参与节日的人们和各国的游客,他们的脸上挂满了彩色的粉末和意犹未尽的快乐笑容。

街道上多是孩子们尽情嬉戏的世界,互相攻击的“武器弹药”就是简易水枪和气球水弹。我们行走在并不宽敞的街道上时,经常会遭到地面上孩子们的攻击,同时还得提防来自楼顶的“狙击”。奔跑中的不断躲闪,让人有一种回到童年的兴奋和喜悦。时不时还会有年轻人走上来,给你抹上个“大花脸”。有的会斯文的轻轻一抹,也有冷不防的“暴力”偷袭。游客中有的十分乖巧的配合就范,任其随便涂抹;也有四处躲闪妄图逃避的。不管怎样,按照尼泊尔的风俗,向你抹粉泼水是一种友善,代表吉祥幸福的好运,为你洗掉一年倒霉肮脏的东西,预示充满生机的春天到来。

尼泊尔有着悠久的历史与文化,印度教及佛教的庙宇多不胜数,几乎每年花三分之一的时间,来庆祝和满足千百位神灵、魔鬼、妖怪和自家祖先的要求。修行在尼泊尔是种普遍的生活方式,无论是装扮怪异神秘的苦行僧,还是一般的普通百姓,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修行,在这个神奇的佛的国度里,修行是永恒的定律。

其实佛国的定义很简单,佛所居住之国土,即是佛国。佛有很多尊,每一尊佛,都有他自己的佛国。

都说尼泊尔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然而,它却又是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之一。不是吗?一个被列为世界遗产的中世纪广场,当它属于当地做买卖的小商贩,而不属于咄咄逼人的城管时;当它属于一对对相互依偎的青年男女,而不属于束之高阁的卖票窗口时;当它属于三五成群挥舞画笔的学生,而不属于时常戒严的政治舞台时;我想,拥有这个广场的城市,是幸运的,而这个城市的人民,是幸福的。(文图/五阿哥)


旅游达人,旅游撰稿人,自由摄影师
旅游达人,旅游撰稿人,自由摄影师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