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教育|投资|文化|书画|公益|城市|社区|拍客|好医生|海外购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庙妓,印度教里最臭名昭著的恶习

武阿哥 2016-12-01 10:24:47

妓女作为一个非正当职业被世人不耻,然而在印度却被某些邪教合法化,这就是印度“圣女”。寺庙僧侣借“神”的名义,将穷人家的女孩带进寺庙,名义上是让其嫁给神或充当“神的侍女”,但实际上她们绝大多数都会成为僧侣及信徒的“私有财产”,任由他们支配。在需要时,她们还要沦为性奴,或最终成为娼妓……

“庙妓”,卖身寺院的”神的侍女”,印度教里最臭名昭著的恶习!

据印度媒体报道,卡纳塔克邦贝尔高姆地区举行了一场宗教仪式,一名14岁女孩在数百人的注视下,由寺庙人员为其沐浴更衣并换上绿色纱丽。随后,她被宣布“嫁给了神”,“成为神的侍者”。有报道称,这名女孩是当地部落里一个穷人家的长女,重男轻女的父母让她成为“庙妓”,一方面希望送走女儿能够给家里带来好运,另一方面则轻信女儿嫁给神灵,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庙妓”又称圣女或“神庙舞女”。这一制度是印度教里最臭名昭著的恶习,寺庙僧侣借神的名义,将穷人家的女孩带进寺庙,名义上是让其嫁给神或充当“神的侍女”,但实际上她们绝大多数都会成为僧侣及信徒的“私有财产”,任由他们支配。在需要时,她们还要沦为性奴,或最终成为娼妓。而一旦成为“庙妓”,她们终身都不能嫁人。

“庙妓”,卖身寺院的”神的侍女”,印度教里最臭名昭著的恶习!

在印度,“圣女”可不是个体面的称呼。尽管人们对她们恭敬畏惧,磕头碰地;但是,谁都清楚,那些高高在上的姑娘,究竟在充当什么角色。所谓“印度圣女”,既不是女王,也不是女明星;反倒是印度教高级僧侣和婆罗门长老们免费的“性奴隶”。

印度圣女源自印度的一项古老的传统,来自贫困家庭女孩进入青春期后,就被迫卖身于寺院,成为印度教高级僧侣和婆罗门长老的性奴隶,因此被称为“圣女”。

这些地位低下的乡村女孩成为“庙妓”时一般都不超过15岁,有的甚至不到10岁,便不得不放弃传统的婚姻模式,将自己一生幸福都献给了当地的神,为本村的村民进行宗教仪式和做祈祷。刚刚进入青春期,她们便在仪式和庆典上嫁给寺院,然后与教会僧侣共度洞房花烛夜。

“庙妓”,卖身寺院的”神的侍女”,印度教里最臭名昭著的恶习!

据古代阿拉伯旅行者《中国印度见闻录》中的记述,在印度有一种圣娼,称为“神灵之娼”:一个妇人,如果事先许了愿,那么,当她生下一个美丽的女孩以后,就要带着女儿,去到神灵面前,把她献给神灵。此后,这个母亲还要在街市上为她找一间房子,挂上彩帘,让她坐在椅子上,等待来客。不论是印度人,或是外国人,如果他们所奉宗教的教义可以容许这种行为的话,只要付出一笔赏钱,就可以玩弄她。这个女子,靠了此等营生,把每次积攒起来的金钱,送去给寺院的方丈,作为资助寺庙的费用。

常听人说,没有信仰的民族是一个可悲的民族,人们肯定对宗教由崇拜认同,到产生坚定信念及全身心皈依的过程,并以这种信念和皈依来指导、规范人们在世俗社会中的言行,肯定它作为社会意识形态和文化现象给人们带来精神的愉悦,同时给社会和谐、稳定带来除法律以外的规范作用。

“庙妓”,卖身寺院的”神的侍女”,印度教里最臭名昭著的恶习!

我们不禁试问:但凡家里经济条件好一点的,谁会把亲闺女送出去受僧侣们凌辱?可见,宗教信仰有着何其虚伪的一面。这话说起来听起来都有点别扭,但这确是印度古老的传统,印度教文化中的糟粕。

印度僧侣认为,寺庙圣女的性交不仅仅是为了欢欲,而是为了敬神。这些女人是伺候的神的娘子,因此她们的淫荡不应该受公众的指责。

在印度你很难把宗教与印度人的生活文化剥离开来,宗教的渗透与影响无所不在,衣食住行,如果你能找出与宗教没有丝毫联系的东西来,恐怕比登天还难。人生最基本的性,在印度的宗教文化中举足轻重,是印度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印度几乎所有的寺庙,你都可以寻觅到性文化的踪影,例如“卡久拉霍性庙”,几乎是来印度旅游观光的人必到访之地。这些神庙因其独一无二的造型艺术,在198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为世界文化遗产。

中世纪印度寺庙里充斥着大量色情雕塑。这些独特的艺术在整个印度的色情艺术中极具价值。卡久拉霍性庙墙上,到处都是以各种姿势性交的男女。有的是一对男女性交,有的则一大群人群交。

在千年之前,印度人就把这些各种性爱姿态的雕像坦然的展现在世人面前,让所有的人对于性这个人类最基本的本能有着认知,女人和性在这里达到了最完美的体现,这些雕刻不仅仅体现了印度古代高超的雕刻艺术,更体现了印度人对美的追求。

作品中男人代表英雄,女人代表美丽漂亮的女神。这些女神是天堂中的高等妓女,人们常常认为她们是神的女仆,一般是生活在寺庙附近的歌女、舞女和寺庙妓女的化身。这些妓女在世时常参加寺庙的各种仪式。在特殊情况下,她们也为神事活动歌舞,或者通过卖淫为寺庙挣钱。

“庙妓”,卖身寺院的”神的侍女”,印度教里最臭名昭著的恶习!

印度无疑是保守的,就是如今他们依旧保守的传统文化和宗教,可是当你站在这座寺庙里的时候,你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在一个古老而保守的国度里,也可能你会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而惊呼起来。

在那些雕刻精美的神像前,你最原始的羞涩感觉会荡然无存。对性的崇拜,对生殖器的崇拜在很多民族都存在着,越是所谓的发达地区,越是要给性和生殖器缝合上一块遮羞布。一个鲜活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赤裸裸的,我们今天却要对自己的身体感觉到难以言说的羞耻。谈性而觉得难堪,看见裸露的身体而面红耳赤,这是文明还是倒退,我们不敢断言。但是当你在这些雕像面前,你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淫荡与放纵,你有的就是对雕刻艺术的由衷的赞叹和对性文化的欣赏与崇拜。

印度人把性作为了哲学,更是作为了宗教予以崇拜,在他们看来,这是世界独一无二的爱,也因此就有了印度著名的“爱经”。印度人对性既保守又大胆,游走其间,却丝毫没有任何的不和谐。一切仿佛是那么的自然,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印度的女孩骨子里散发出的那种狐媚与妖娆是不是得益于《爱经》就不得而知了。

“庙妓”,卖身寺院的”神的侍女”,印度教里最臭名昭著的恶习!

印度人对于性爱与禁欲就如同一个硬币的两面,一面性视为一种虚幻,一种宗教超越的障碍。另一方面实行禁欲的人被视为是有崇高道德力量的人,受到社会的高度评价。在这良种截然相反的理论观念中平衡而相安无事,恐怕又是印度文化的另一个特色。另一方面也印证了,一个不开化,思想行为不自由的禁锢中的民族,是否能产生灿烂的文明,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1986年,印度曾经宣布:寺院收容圣女为非法,但是,风俗是风俗,法律是法律,民不告,官不究,谁也挡不住周瑜打黄盖。至少,半推半就的圣女依然存在,大有死灰复燃之势。

卡纳塔克邦一名记者就曾报道称,时至今日每年至少仍有1000多名女孩,贫困而被迫加入“庙妓”行列,这也是当地警方在宣布事件调查结果后,许多媒体并不相信的主要原因。

《印度教徒报》援引班加罗尔一位社会问题专家的评论称,卡纳塔克邦“关于保护妇女和儿童权益的法律仍停留在纸面上”,在“庙妓”盛行的北部地区,有关拐卖妇女儿童的案件明显增多。时至如今,这种恶习更有从地下走向前台的趋势。

尤为可怕的是,这些圣女的处境凶险,她们已成为艾滋病的高发人群。据说,安德拉普拉德什地区,约有圣女四万两千名,差不多四成都感染了艾滋病。印度古老的习俗,葬送了无辜少女的身心健康,也为艾滋病传播,埋下了祸根。

很显然,圣女这种畸形角色,完全处于社会底层,既没人关心,也没人管理。除了充当僧侣的泄欲工具之外,她们还是艾滋病毒的活动流通站。印度社会将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目前,印度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已超过500万人,如果未加有效控制,那么,每10年,将新增300万新患者。早在2003年,艾滋病就成为印度人口死亡最多的疾病。

“庙妓”,卖身寺院的”神的侍女”,印度教里最臭名昭著的恶习!

虽说死神在前边呲牙,印度风俗依然是要“色”不要命,各种各样的圣女为了吃一口饱饭,不得不走上了通向寺院的道路,她们必须把青春献给冥冥之中的神,将肉体投入那些僧侣们贪婪的怀抱。圣女似乎不穿僧袍,日常生活也在自己家里。只有寺院需要时,她们才无条件地报到。除了免费的性服务,其他根本就用不着,圣女们招之即来,挥之即去,酷似庙里的应召女郎。她们红颜尚在时,定然是长老们的香饽饽,一旦年老色衰,便沦为榨干汁水的甘蔗渣子。寺院里宣称:你的任务完成了,从圣女队伍中退役吧。留给这个老圣女的,只有残灯破庙,痛苦的余生。她们往往成为新一代圣女业余参谋。其实,无论新老圣女如何算计,也跳不出命运的轮回。当过圣女,就等于将自己的隐私公之于众。这种女人,谁还肯要啊?

曾有目击者描述过“圣女”降临的场面:豆蔻少女,不过十四五岁,长相俊美,面带羞涩。她披着一袭蓝色纱丽服,非常拘谨地走进寺院里。据说,这位圣女12岁就开始为寺院工作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她家里太穷,父亲早亡,母亲哮喘严重,干不了啥活儿。她从来念过书,也不认字,小小年纪就得撑起那个风雨飘摇的家。

要活下去,只能给寺院当圣女。好在,印度自古就有这种习俗,外界不会挤眉弄眼地指责、交头接耳地笑话。虽说圣女必须跟僧侣睡觉,名声狼藉,毕竟她们名义上属于神,当地很多宗教法事,得靠这些圣女独当一面。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圣女吃什么呢?冥冥之中的神灵,以及寺院和僧侣,就是她们行走于社会的保护伞。可惜,圣女的代价,实在是太惨痛了。

男尊女卑,古今中外数不胜数。但印度教却把它淋漓尽致地发挥到了极致。尤其是印度的嫁妆和殉葬习俗,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曾经,印度教时代在上层和拉其普特人中,寡妇殉葬的风俗非常盛行,死者若有数妻,则正妻与死者一起殉葬,其余妻子要单独自焚。如果没有勇气殉夫,脸上和衣饰上就要加上寡妇的标志,并要比丈夫在世时更加小心地回避任何男性。男子见到了寡妇也要回避,因为寡妇属于不祥之物,人们甚至认为是妻子的不吉利才造成丈夫的死亡。

“庙妓”,卖身寺院的”神的侍女”,印度教里最臭名昭著的恶习!

即使在今天,印度的婚姻制度依然极其保守,种姓制度、嫁妆规则、一夫多妻、童婚、殉葬,种种陋习一路传承到了现代。

印度婚礼奢华讲究。出嫁妆、送彩礼、设宴会、接待来客和迎亲队伍等等如同盛大庙会一样,张灯结彩,锣鼓喧天,他们认为花费越大,越光荣体面。而结婚的费用,大多是由女方来承担的,还要给男方家里送一笔不菲的嫁妆,没有钱的人家是嫁不出去女儿的。

女方家长要倾家荡产筹集嫁妆,对方的年轻男子则是明码标价。在印度,嫁妆甚至成了一种社会收入再分配调节手段,大量的金钱从女方家长那儿流到了男方的家庭和亲戚手中。

所以在印度的很多地方,女孩子生下来就被看作是一种负债。印度人重男轻女,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印度男人在娶老婆的时候,不仅能够得到一大笔财产,还可以随时休掉自己的妻子。如果丈夫对嫁妆数量不满意,会经常打骂妻子。沉重的精神压力使许多女子被迫自杀。

翻开印度报纸,“嫁妆案”司空见惯,触目惊心。特别是在北方邦,75%的婚姻问题与嫁妆直接相关,几乎天天都有相关悲剧的报道,有些人命案甚至发生在高学历高职位人群当中。

据统计,每年约有9000名印度妇女因为嫁妆达不到婆家要求而丧命。直到现在,还有女子因为嫁妆问题而被活活烧死。印度一些落后的部落地区,婚姻关系更为复杂。有些部落盛行一妻多夫制,一个姑娘嫁给某家的兄长,同时也是其他兄弟的妻子……

印度圣女红颜尚在时,定然是僧侣们的香饽饽,一旦年老色衰,便沦为榨干汁水的甘蔗渣子。寺院里便宣称:你的任务完成了,从“圣女”队伍中退役吧。按照习俗,上层社会的男人会带着礼金和粮食,到圣女的家中,请求家长准许与她建立友谊。但在实际生活中,并没有这些现象发生。留给这个“老圣女”的,只有残灯破庙,痛苦的余生。(图文/武阿哥)

旅游达人,旅游撰稿人,自由摄影师
旅游达人,旅游撰稿人,自由摄影师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