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教育|投资|文化|书画|公益|城市|社区|拍客|好医生|海外购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甘肃礼县 秦朝的文化发祥之地

泽宇 2016-11-17 13:34:14

冬天的甘肃不能算是一片美丽的土地。岁初只能在山间的土地上看见镶嵌在硕大黄色中些许冬麦的绿芽芽,还有区别于土地黄的油菜的黄色。天空是灰色透着湛蓝,这些不算太晴朗的天气和那些反差并不强烈的重复的块状颜色一直伴着我。

(礼县大堡子山秋色)

山间的路很多依然没有修。颠簸,崎岖,偶尔夹杂着阴雨和浓雾。破车,超载,山里的司机为了生计,山里的农民为了生计,车行半路停下,一车人等一个人或是几个人,平常的甚至听不到抱怨,也许平静的等待中是一种无奈,但我懒得去体会。路是长的,但我好像没有坐烦过,哪怕是长时间的等待,然后伴随着叮叮当当,再次行进于蜿蜒而绵绵不绝的山路间。

我没有计算我到底走了多远,也没有计算我走了多少县城乡村,我只知道我坐着的火车晃晃悠悠从家里出来,晚上便舒舒服服的躺在西和农家的热炕上。也许是我太留恋农家的热炕和听不太懂的问候,仇池故国和麦积山从我的睡梦中没有痕迹的飘过,身上留下了炕上的柴火味儿,嘴里留下了苹果的香甜,胃里满是浆水面和搅团,还有浓浓的罐罐茶放了枣子或是冰糖的味道。


(路边的小庙)

几张黄表,几柱高香,几个叩首,几声鞭响,算是拜过了山神。山神庙遍布神州大地,只朝代不一,规模不一,看庙的老婆婆不一。管他什么玉皇老君菩萨观音还是孔老夫子,拿来一庙供着,都是天上的神仙,西方的佛祖,只要能保佑一方水土,乡亲们全都供着你。

大堡子山。秦祖先的发祥地。在礼县永平乡和永兴乡交界处的西汉水北岸,隔河与南岸的山坪城址相对,西侧有永平河自北而南注入西汉水。

——“祝中熹先生有一篇文章,系统地阐述了关于秦民族起源的问题。文章引用大量史实,告诉我们秦族本是东方九夷中的畎夷,时居今山东省曹县境内,其时地名为垂,也叫犬丘。上古代部族迁徙频繁,地名也随族而迁,到礼县境内后名前冠以“西”,称西垂,西犬丘。


(秦人迁徙示意图,网图)

从山东曹县到甘肃礼县,那是怎样一段艰难而遥远的路程,用两条腿一点点来丈量,需要多大的决心和毅力。他们携妻带子走向未知的西部时,支撑心灵大厦的是生存的原始欲望,还是伺机雄起的宏图大志?他们一定不是载歌载舞地离开家园的,一路上有多少泪水迷离的双眼在不停地回头张望?然而,一个英雄的民族,他们铿锵挺进的脚步从来都不会犹豫、迟疑,甚至退缩。当他们面对其它部落的刀光剑影,或者猛兽突袭时,他们一定会精神抖擞地向前纵马驰骋,威武地呐喊声顿时响彻云霄。冬雪消融,春暖花开,他们抵达了关中槐里(今陕西兴平),作短暂停留后,带着后裔们辈辈相传的“我们来自大槐树底下”的美丽故事继续西进,鹰一样的眼睛一直在进行着理想与现实的搜寻。


(那时候秦朝地处偏远,义渠君便是隔壁邻居。是秦国外境的戎狄)

于是,他们来到了西汉水南岸。这片肥沃的土地,当时是怎样的一种生机盎然和物产富庶。这时,他们肯定激动地哭了。这里,不仅是梦想成真的地方,更是又一个梦开始飞翔的地方。

秦人的祖先恭敬地掬捧起西汉水,他们从微微有些咸味的河水中看见了一轮东升的朝阳,满天的霞光让大地变得金碧辉煌。他们在大堡子山脚下安家了。我们没有理由不钦佩他们政治家和战略家的眼光,大堡子山下肥美的野草,和卤城(即今盐官)源源不断涌出的盐水,让非子为周王室所牧之马个个膘肥体壮。在马背驮负着政治使命的先秦时代,非子理所当然要被“分土为附庸,邑之秦”。后发展成为“春秋五霸”和”“战国七雄”之一,最终完成了统一全国的大业。


(电视台对于回流文物的报道)

夜幕将临,大堡子山最终还是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那些为了生计奔波的身影和匆匆而来的脚步并不因为踩上了大堡子山而停留。当人们每次坐车从西面或东面盘上大堡子山,睁开疲惫的眼睛看见的不是一轮晨阳就是硕大的落日泼洒着万丈金光,听到的不是农民吆牛犁地的声音,就是一声声委婉悠扬的山歌或风吹草动的哨音。环山而过的西汉水,还是那样静静地向西流淌。

秦在什么地方?司马迁的描述是:“非子居犬丘 ,好马及畜 ,善养息之 。犬丘人言之周孝王 ,孝王召 使主马于汧渭之间 ,马大蕃息 。孝王欲以为大骆适(嫡)嗣。申侯之女为大骆妻,生子成为适(嫡)。申侯乃言孝王曰:“昔我先郦山之女,为戎胥轩妻,生中潏,以亲故归周,保西垂,西垂以其故和睦。今我复与大骆妻,生适(嫡)子成。申骆重婚,西戎皆服,所以为王。王其图之。”于是孝王曰:“昔伯翳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赐姓嬴。今其后世亦为朕息马,朕其分土为附庸 。”邑之秦 ,使复续嬴氏祀 ,号曰秦嬴 。亦不废申侯之女子为骆适(嫡)者,以和西戎。……文公元年,居西垂宫。三年,文公以兵七百人东猎。四年,至汧渭之会。曰:“昔周邑我先秦嬴于此 ,后卒获为诸侯 。”乃卜居之,占曰吉,即营邑之。”

——“遗址以东的西汉水河谷平坦开阔,以西则狭窄蜿蜒。遗址总面积约150万平方米。截至目前共出土包括8只甬钟、3只钟的一套编钟、一套石磬,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对大堡子山城址及其周边一些年代相近的遗迹的挖掘,基本确定了大堡子山一带是早期秦人的一处重要都邑,极有可能就是“西犬丘”的所在,是我国早期秦文化考古研究的一个重大突破。”


(2015年甘肃省博物馆举办的大堡子山回流文物特展)

但是早在一群又一群专家们的声声争论中,先知先觉的本地农民和消息灵通的民间“文物工作者们”已经挖了罐子挣了票子。那些文物的下落我并不太清楚,只知道很多已经陈列在了国外的博物馆里。山上四处是坑洞,是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遗留下的劳动的痕迹。山角有个小碑,96年政府立的,碑旁边有个轿子似的小庙,门关着,不知道供的何方神仙。山腰上有红旗飘飘,我耳畔北风呼呼,我想念温暖的炕,于是骑着开快了有些晃晃悠悠嘉陵125回去了。(图文/泽宇)

人文摄影师,自由撰稿人,旅游摄影期刊特约撰稿人
人文摄影师,自由撰稿人,旅游摄影期刊特约撰稿人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