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教育|投资|文化|书画|紫砂|公益|城市|社区|韩流

注册登录
关闭
文章 作者

巴塞罗那 高迪遗留在人间的梦幻之城

李沫萱 2016-11-01 13:26:53

“我从昏睡中醒来,急切地寻找一支笔,如同寻找一把刀。那一刻,要用它来切开血管,喷出的必然是七彩缤纷的血液。”这句话,写在我七年前第一次游历巴塞罗那之后。西班牙的建筑给人以如此印象,仿佛光谱上所有色彩在伊比利亚半岛冉冉升起,然后在半空中爆炸,洒落下漫天烟花,渲染了尘世不醒的迷梦。西班牙,正是流光溢彩之地。

有一个人,以超凡的想象力永远地改写了西班牙乃至世界建筑史,这个人就是高迪。世人为高迪来到巴塞罗那,因为他的作品使巴塞罗那成为一座遗留在人间的梦幻之城。

没有爱好,终生未婚,1个人43年完成世界建筑史上最伟大的作品

(图1)

高迪最著名的作品是圣家族教堂,它坐落在巴塞罗那城的中轴线上,它的轮廓为这个城市勾画出优美的天际线。高迪的圣家族教堂作为城市地标极大地支撑了巴塞罗那的城市“文脉”,在当时成为城市新的宗教和文化坐标。

圣家族教堂于1882年奠基,初期由教区建筑师维拉设计,为学院派的新哥特式。1883年由年轻的高迪接手,才过而立之年便接下如此重要的工程实不简单,谁知这项马拉松式的工程竟耗费了高迪几乎毕生的精力。高迪终生未婚,除了工作,没有任何别的爱好和需求,圣家堂是他最伟大的作品,他把一生中的43年都贡献在这里,1925年还干脆搬到教堂的工地去住,全心全意研究教堂的结构设计。在圣家堂的设计和实践中,高迪已经找到了一种将宗教和科学、神圣和世俗相融合的方法。

高迪接手任务后为教堂圣殿设计了三个宏伟的正门,这三个立面分别以隐喻的手法象征耶稣一生的三个阶段:诞生、受难与复活,并将教堂原有的方塔改为圆塔,数量增加到18个,分别代表耶稣的12个信徒、4个传教士和圣母玛利亚,而中央最高的一个塔尖象征着耶稣本人。圣家族教堂是宏伟巨制,在每一个细节上却都能精雕细琢。高迪从一开始就细致地推敲每一块石头的雕刻、切割、造型,包括他与那些亲如兄弟的石匠、刀具匠、釉工及雕刻家一起为实现一个伟大的建筑和虔诚的理想而献身。圣家族教堂外挂群组雕像的创作,区别传统意义上的欧洲各国教堂外部艺术创作。作为史诗一样的赞歌,在建筑外部就开始调动人们的情绪,提前铺垫和完成入口处心灵上的洗涤。在设计教堂内部装饰时,他想方设法把《圣经》故事人物描绘得真实可信。为此,他煞费苦心地去寻找合适的真人做模特。譬如,他找到一个教堂守门人来描绘犹大,又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有六个指头的彪形大汉来描绘屠杀儿童的百夫长。此外,为了在一座门的正面表现被残暴无道的犹太国王希律下令屠杀的数以百计婴儿的形象,他还特地去找死婴,制成石膏模型,就挂在工作间的天花板下面,在当时,这些“写真”画面很难叫人认同,难怪有的民众称之为“石头构筑的梦魇”。

没有爱好,终生未婚,1个人43年完成世界建筑史上最伟大的作品

(图2)

没有爱好,终生未婚,1个人43年完成世界建筑史上最伟大的作品

(图3)

教堂的第一个正门表达基督的诞生,形似融化的岩石,许多形体似乎正在从岩体中挣脱,生命的张力感十分强烈。这些形体有的狰狞跳脱,意在表现魔鬼如何在上帝的殿堂前仓皇逃走,有的温婉圣洁刻画出天使和圣徒的虔诚身姿,还有一些则是取自自然的动植物形态。难得的是无论正义邪恶,伟大卑微,还是驯顺乖戾者都与自然造物的形态成为有机生长的一体,直指向天庭。教堂的石塔尤为特别,旋转而上的石级为无数小窗照亮,塔身仿佛巨大的镂空花瓶。间或行经一处阳台,更要一探究竟。此处是亲近塔身的所在,可以近距离目睹石像在熔岩一样的教堂外立面中挣扎,呼之欲出,如鬼如魅。等登上塔顶,眼前是一丛丛彩色瓷砖镶嵌的塔林,仿佛人间最高的游乐场,传达出一种快乐的神情。最惊人的经历却是从塔顶向下走时的回程。只见170米高盘旋而上石梯的全貌,竟犹如一条蜷曲身体的巨龙,谦逊地缩身塔内。我的行走,每一步都踩在一片龙鳞上。我依着龙脊一路向下,向尘世生活靠近的每一步都从一片鳞的缺口中展现出一个不同的图景。那感觉很奇妙,像沿着一朵玫瑰的边缘走向花心,那里是宇宙的中心,藏着一切谜题的最终答案。

没有爱好,终生未婚,1个人43年完成世界建筑史上最伟大的作品

(图4)

没有爱好,终生未婚,1个人43年完成世界建筑史上最伟大的作品

(图5)

进入圣家堂大殿内部,光,带来灵魂。屋顶的圆孔泻下自然光,照亮白色的圣洁殿堂。侧窗的彩色玻璃画强化了顶部设计的装饰花纹,同时也让支撑的石柱接受色彩的浸泡,阳光在不同时辰依次射透高大的玻璃窗,在地面上投射出宝石一样的光芒。这样炫目的光之海洋,任谁走入,无不如沐圣恩。大殿的结构举世无双,所有的白色立柱生长为雄伟的擎天树干,百米巨树至顶则结出硕大的金色花朵,花儿一朵一朵相连生出教堂的穹顶,仿佛人类对上帝敬意最崇高的开放。不同于西方教堂塔尖内部的设计方法,高迪以独特的视角在塔顶开光孔,接通人与上帝的灵魂高度的沟通和交流。在这样的空间里,耶稣受难像如同漂浮的水母,上方罩着一层半透明的华盖,华盖下一圈小灯点亮,悬浮在空中。耶稣像之上的圣灵不再表现为传统形式的飞鸽,而直接成为可见的复三角形光束,由光孔引入,在这里,众生和上帝的距离几近咫尺。

高迪的建筑满溢自然的灵气,通过高迪的建筑反观自然,方能更惊喜地发现世界万物无不具有建筑之美。结构,色彩,触感,回声,立面,过渡,交映,一切的一切无不水乳交融,妙不可言。高迪是虔诚的天主教信徒,对他来说自然是上帝创造的,他便要建造出自然的殿堂,在其中仰望上帝,给渺小卑微的人类提供灵魂飞升的机会。圣家堂历时130年,凝聚了近万名工匠和艺术家毕生的努力,其建造过程本身已经成为人类对终极问题探讨求解过程的美好象征。

没有爱好,终生未婚,1个人43年完成世界建筑史上最伟大的作品

(图6)

1926年6月7日的下午,高迪完成当天的工作后从圣家堂到市中心的教堂做礼拜,被一辆电车当街撞倒。当时他衣衫褴褛,被路人误以为是乞丐,因此并未得到及时救治。高迪三天后去世。巴塞罗能给他的只有一个隆重的葬礼,送葬的队伍从圣十字医院一直延伸到圣家堂。圣家堂地下墓室成为他的永久安息之地。现在的他如果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也许这才是属于他的真正的天堂。(图文/李沫萱)

科学社会学博士,深生态学知行合一践行者, 一个玩不够的野孩子。文字曾刊于《南方周末》,《中国科学探险》,《中国国家地理》,《绿色中国》,《辽海散文》
科学社会学博士,深生态学知行合一践行者, 一个玩不够的野孩子。文字曾刊于《南方周末》,《中国科学探险》,《中国国家地理》,《绿色中国》,《辽海散文》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