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旅游 > 旅游热点 > 正文

走完塞尔维亚,土耳其已候在门外……

2017-09-29 09:10:03    行李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走完塞尔维亚,土耳其已候在门外……

终于,我也坐在了贝尔格莱德莫斯科酒店一楼的咖啡馆里,这是塞尔维亚的文学家们偏爱的地方。等着去见帕夫人的间隙,在阳光灿烂的拐角处,继续看帕维奇的《哈扎尔辞典》,旁边的钢琴声水一样滑过,捕梦者的章节,此时读起来特别应景。

捕梦者能释读别人的梦,能在梦里日行千里选择住所,能在梦里捕获指定的猎物——人和物或者野兽。一个最古老的捕梦者的札记曾被保存下来,里面有这样一段记载:在梦里,我们一如水中的游鱼。不时游出水面,望一望世界的沿岸,随即又拼命地快速下沉,因为只有在水底深处,我们才感觉良好。

传说莫加达萨·阿勒·萨费尔是最著名的捕梦者之一。他曾进入这一神奇秘密的最深邃之处,成功地在别人的梦里驯养过游鱼,并打开一扇扇门,到达了无人可及的最深处,终于到达天主那儿——每个梦的深处都有一个天主。后来,他突然再也无法释梦了。他有很长时间一直认为他已在这门神秘的艺术中走到了尽头,所以不能走得更远了。对路已走到尽头的人来说,已不需要路,也不会有人给他指路了。

——《哈扎尔辞典·捕梦者》

三年前,作家陈丹燕因为这本辞典来到这里,沿着书中所写之地逐一拜访,并在现场反复阅读。这些文学的、地理的旅行和阅读,记录在了她去年出版的新作《捕梦之乡》里,她说,“道路黏在帕维奇的鞋底,我走在帕维奇的鞋印上”。而现在,陈丹燕陪我们一起,走在她自己的鞋印上。

和陈丹燕在莫斯科酒店一楼咖啡馆,这是塞尔维亚的文豪门喜欢来的地方,陈丹燕第一次来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家酒店,我们必须也做这样的选择。

帕夫人精心守护着有关帕先生的一切:他写作时用的羽毛笔、记事本、写字桌,他的书架、红色领带,他喜欢的烟头,以及全世界出版的数十种版本的《哈扎尔辞典》,帕夫人说她最喜欢中文版本。

帕先生在世时,每天准时午睡,午睡醒来,会倚在枕边用铅笔记下刚才的梦境,并和帕夫人重述。他去世后的8年里,帕夫人也常常做梦,她也记下这些梦,说如果日后出版,便说这是帕先生借她之梦写的——她也是塞尔维亚的重要作家,但甘愿站在具有世界性声誉的丈夫旁边,安静的开放。

1234...全文 11 下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