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旅游 > 旅游热点 > 正文

黔西南兴义,比恐龙温馨许多的,贵州龙的传说(2)

2017-09-13 09:19:33    杨怡ella  参与评论()人

我们只是来了解已经被揭晓的知识,他们仍然在小心求证和不断地推理着。烈日下,汗水中,因为挖凿而受的伤,考古学家们在这些归程中享有他人不曾明白无从追究的乐趣。

没有人知道哪一铲下去能够见到一只贵州龙,但就是被那个正向的结果吸引过去。好像寻找贵州龙的考古学家蹲伏在那里,我们在想象着各种各样的地质世界,各种叠化与辉映。他们却觉得可爱。那些千姿百态的“龙”跃然于板状薄层灰岩上,栩栩如生,对他们来说就像孩子一样俏皮。

在北京大学江大勇教授的微信上看到美国地质学会学术年会的展会也有贵州龙,可见在国际学术界的知名度。而曾经在《光明日报》的头版头条,一则《世界罕见的重大科学发现,贵州龙化石被认定》报道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贵州龙裹挟着厚重的历史气息。两亿四千万年前,贵州龙动物群是一个内容丰富的三叠纪海生脊椎动物群。

关于贵州龙也有很过故事,例如有一块龙化石是旅美贵州龙,几经周转回到中国。例如有一块化石是一只雌龙正哺育一群婴儿贵州龙意外成为化石。例如两只拥抱在一起的贵州龙爱侣为了对方能活下去的垂死挣扎…

无涯的考古,更像一场赴火的仪式。陌生如探险,是层层剥蚀、忐忑不安、似是而非、久藏不已的体验。

他们开玩笑地聊,大部分时候他们就是在凿挖的声音中度过的,而声音真的很美就像音乐。大概是一种同情与承情,自然是本心而动,人是性情中人。若真算作音乐,那该是多么超拔、洁净、温柔、坚守的音乐。一切都因考古人员内心不动不摇的坚持而清新和纯善。

在某个过程中,那些小锤子小铲子怦然地响,响起来也是一种“古”,随之再归于寂静。于人心的变动与不变出发,仿佛它们不屑让太吵嚷的人听到和看到。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